重要新闻 :

百家争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长城论坛 > 百家争鸣
尘肺病肆虐的根源
作者:徐永久 发布于:2017/12/15 10:33:37 点击量:



大战略网论战略之五十二

尘肺病肆虐的根源

    看到附文两篇文章,你一定会为袁立的大善与大爱肃然起敬,但你也会由此联想到许多许多。

    许多人为改开后的发展变化毫无节制地唱赞歌,却没有注意到取消计划经济、实行资本私有化以来,带给社会成堆的问题,带给底层人民大众深重的苦难。尘肺病这种东西,是新中国后与贩毒吸毒、卖淫嫖娼、人剥削人的丑恶现象一起,基本消灭了的。但为何在新中国已然建立了强大的物质基础和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体系下,又死灰复燃了呢?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背后的黑手又是谁呢?

    600万的数字与群体,真的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与群体啊,这将直接导致600万个家庭的灾难。这样的人口量级,就相当于一个小国的人口,丹麦的总人口还不及600万啊。我相信这600万的数字不会是虚构的,一定是有关权威方面的较为准确的统计数字。这600万的尘肺病患者,应该都是确诊无疑的,均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或者说都是基本被判了死刑的。在此,编者想问一下,除此之外,全国尚没有确诊的人数还有多少呢?正在染上或将要染上尘肺病的人群会有多少多大呢?难道那些资本家不知道他的工厂和矿山会给他的员工带来这样的后果吗?假如知道的,为什么还会如此不顾一切地要牺牲劳动大众的健康和生命呢?

    袁立是一位令人敬重的艺术家,她在为善与爱努力着,她在全力挽救着一位又一位的尘肺病患者,但您想过没有,若是不去砍断造成尘肺病的社会致病源头,即便您倾囊相助,也仅是杯水车薪、飞蛾扑火。那边私有化的魔爪还在狂舞着,权宦与资本勾结着,精英们举着斟满用劳苦大众的血泪酿制的美酒为私有制唱着赞歌,他们用邪恶的眼神瞪着袁立们,敌视着正义、平等和劳动大众的生命。

   在新中国从事有尘埃污染的正规国有企业,都有一整套的防护规章制度,给职工定期进行检查,对有些轻微患者及时调整岗位并给予医治。公有制社会运作状态下从事类似生产企业良好的保障制度与措施,为何不能为私有制运作状态下的资本企业所学习借鉴和采纳呢?

    伟大导师马克思教导我们:“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大胆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私有化是贪腐、不平等、草菅人命等一切罪恶的根源。不对私有化加以限制、法制直至根除,像尘肺病等祸害劳动大众、损害社会、阻碍中国梦实现的罪恶现象就无法消灭。


文章一:《你只知袁立手撕“演员的诞生”,却不知她与陌陌有这样的联系》

袁立手撕《演员的诞生》这一事件仍在发酵,热度不减。作为观众我们看到了经剪辑后的视频中袁立“神经病”般的表现和现场的“尬聊”,更看到了她精湛的演技。她将一个农村妇女的日常演的那么真实、贴合实际。为剧情需要,不顾形象,真实上演“吃大葱”。

自出道以来,袁立塑造了无数深入人心经典角色。在银幕中她是一个好演员,离开银幕她是一个低调的公益人并得到了认可。12月13日,袁立与林志玲、杨幂等明星共同获得了由中国公益年会组织颁发的“2017年度中国公益人物”。

多年来,袁立将公益作为重心,竭力为弱势群体呼喊、奔走。她帮助过云贵川偏远地区的尘肺病农民、贫困学生等人群。2015年作为“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志愿者,连续6天来赴陕西秦岭山区探访尘肺农民。这次讨薪的80万元也将全部捐赠给公益机构。

当然,与袁立等明星一同获奖的还有众多热心公益的良心企业,其中就包括中国领先的移动社交网络平台陌陌。

近年来,陌陌积极投身社会公益事业,为需要帮助的人送去了“关怀”与“温暖”。被中国公益年会组织评为“2017年度公益企业”可谓是实至名归。

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盘点下陌陌2017年的善举!

2017年7月,陌陌向湖南水灾地区捐赠人民币1000万元,这是湖南省在这次水灾中收到的最大一笔民间善款。

2017年9月,陌陌举办公益音乐会,全部打赏收入和门票收入都用于向河北、内蒙等地的学前儿童提供帮助。

近日,30位陌陌主播共同创作演唱公益歌曲《伞》,希望唤起整个社会对儿童保护的重视。

其实陌陌的的公益之路不是今年开启的。作为拥有近亿月活跃用户的社交平台,陌陌一直积极参与各类公益事业,多次发起以教育、环保为主题的公益活动。

此外,陌陌方面表示,今后将探索更多公益产品,依托自身的核心优势,为公益组织、志愿者、被捐助者搭建一个高效、便捷的公益平台。同时,也会鼓励员工参加公益活动,为公益注入新的活力。

在慈善公益的路上,有许多人参加,但是很少人会一直走下去,袁立作为演员能够放弃名利加入公益,陌陌作为私企能够承担起责任,无疑会给社会带来正能量。


文章二:《在袁立撕逼背后,有600万中国人正跪着等待死亡》

 这几天

  演员袁立火了

  因为某卫视的一档节目

  叫做《演员的诞生》

  有人说,袁立精神不正常

  有人说,是节目组乱剪

  

  所有人都在关心着

  他们的撕逼内容

  只是在这场撕逼大战中

  袁立的一个举动

  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把拍节目的80万元酬劳

  全部捐给了尘肺病农民

  当我在必应上搜索

  “袁立”、“尘肺病”的时候

  居然出现了1万条结果

  

  一页页翻下来

  我心中瞬间升起了很多疑问

  尘肺病是啥?

  为什么尘肺病人有600万之多?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袁立好好的明星不做

  为什么要来做这个?

  一点点了解下来

  这些以前未曾听过的事实

  让我深感震惊

  尘肺病是我国头号职业病

  占所有职业病的80%以上

  长期处于充满尘埃的场所

  吸入大量灰尘的人

  就会很容易得

  煤炭工人、纺织工人

  电焊工人、隧道工人

  风钻工人、雕刻工人

  。。。

  许多你想到或想不到的职业

  都有可能得这个病

  

  由于常年大量吸入灰尘

  他们的肺

  会变得像石块一样坚硬

  成为黑色的纤维状

  他们无法劳动、艰难呼吸

  然后跪着等待死亡

  

  尘肺病人的肺

  之所以说“跪着”

  是因为得了这个病的人

  呼吸十分困难

  一口气喘不上来

  就可能会活活憋死

  而跪着

  是他们所能找到的最舒服的方式

  

  而之所以说“等待死亡”

  是因为这个病

  根本没有治愈的办法

  有钱的可以换个肺

  没钱的就只能活活等死

  在这个世界上

  也许还有很多尚未攻克的绝症

  但却没有任何一种

  像尘肺病这样令人绝望——

  它被称为“穷人病”

  因为几乎只有穷人

  才会去从事尘肺病的高危职业

  而当他们得病后

  他们也几乎没有能力

  去进行任何治疗

  

  图片来源:腾讯新闻《活着》,摄影报道 沈绮颖

  对于大部分尘肺病人来说

  一直到发病去看医生之前

  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

  这份工作会夺去他们的生命

  就那么一直默默地干着

  一车车运往城市的煤炭

  一条条铺就的列车轨道

  一条条穿山而过的隧道

  一座座高楼大厦的玻璃

  一件件玉石、雕刻成品

  。。。

  这一切

  撑起了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城市

  还有我们所谓的现代文明

  然而

  他们也只是建造者罢了

  享受是什么

  他们不知道

  因为,建成之后

  他们会回到生养自己的山村

  然后在某一天突然病发

  他们甚至都拿不到该得的赔偿

  就像一个被随手丢弃的工具

  默默等待从世界消失

  据保守估计

  在中国

  这样的人有600万之多

  还在不断增加

  可是袁立

  一个演艺圈明星

  当好《永不瞑目》中

  那个任性的欧阳兰兰不好吗

  当好《铁齿铜牙纪晓岚》中

  那个风风火火的杜月不好吗

  当好明星袁立不好吗

  为什么会和尘肺病农民扯上关系呢?

  其实,和许多明星一样

  曾经的袁立

  总是穿着晚礼服、拿着香槟

  出席各种慈善晚会

  既做了好事

  又提高了自己的公众形象

  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

  她的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

  我捐出去的钱

  到底都去哪儿了?

  有没有给到需要的人呢?

  直到有一天

  她看到一张照片

  上面是一个矿工

  他满脸都是黑的

  在奋力地推着车

  袁立说:

  “他很辛苦的样子

  我觉得他好像很苦难

  他似乎是一个家长

  似乎是一个爸爸

  他好像肩上扛着很重的(架子)

  顶梁柱的感觉

  那个架子是他整个的家庭”

  过去也就过去了

  只是过了一段时间

  袁立又看到了一张照片

  2009年

  河南有个农民叫张海超

  在一个工厂打了3年工

  患上了尘肺病

  艰难维权近3年无果

  最后他万般无奈之下

  “开胸验肺”

  震惊全国

  这张照片出现六年后

  被袁立看到了

  她想:

  这都21世纪了

  是什么样的人

  要把自己的胸打开

  看到肺都黑了

  才能得到补偿呢?

  她开始去查尘肺病

  去查有什么样的公益组织

  在做这样的事情

  后来看到了“大爱清尘”

  她才知道

  中国居然有600万尘肺病患者

  而他们本该都是健康之人

  于是她在微博上

  私信了组织负责人王克勤

  说她想去看看

  观察下他们的生活方式

  其实就是想捐钱

  又对组织不太放心

  

  王克勤,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大爱清尘发起人

  没想到王克勤很快回复了

  说过几天要去陕南

  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2015年7月

  正是大热的天

  袁立不得不停止在杭州的休假

  跟着“大爱清尘”

  辗转湖北、陕西好几个“尘肺村”

  

  本想去两天看看就走

  没想到的是

  这一去就是一周

  而她此生再也无法转身离去

  由于要走访的尘肺病家庭太多

  志愿者人手不够

  袁立也临时充当了志愿者

  和他们一起走近了尘肺病患者

  在陕西向阳村

  袁立走进了刘焕林的家里

  他正在门口漆棺材

  那是给他自己准备的棺材

  

  在陕南这个地方

  有一整个“尘肺病”村

  在中国的很多地方

  都有这样的“尘肺村”

  在这样的村里,给自己漆棺材

  是一件很普遍的事

  因为这个病一旦患上

  便没有逆转的余地

  除了换肺

  死亡便是唯一的目的地

  换肺这条路

  对于他们来说

  根本就走不通

  肺源难找且不说

  就算找到了

  手术费要几十万

  维护费也要十几万

  而他们连2000多块

  一台的呼吸机都买不起

  换肺就更是一种奢望

  

  于是,从患病的那一天起

  他们只能细数着

  死亡到来的日子

  默默掐算着

  自己在这些悄悄离开的人们中

  会排上第几名

  这些人很多都是80后

  不过三十几岁的年纪

  而有时候

  贫病还真的像一对难兄难弟

  愈贫愈病,愈病就愈贫

  这口象征死亡的棺材

  竟然成了刘焕林家里

  唯一像样的家具

  家徒四壁

  意味着连媳妇都娶不起

  老母亲也被传染得了肺结核

  门口漆棺材的刘焕林

  本还带着微笑

  袁立一跟他说话

  他就忍不住哭了

  他抹着眼泪难为情道:

  我太软弱,不够坚强

  袁立怔一下

  看着眼前鲜艳的棺材

  棺材背后明晰可见的死亡

  还有刚才的那一抹微笑

  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比这更坚强

  嘴里说着:

  你已经很坚强了

  本来只是调研

  可看着眼前真实的苦难

  袁立实在没办法什么都不做

  她到ATM机取了钱

  装在信封里

  悄悄放下了

  直接给怕伤了他们的自尊

  刘焕林是娶不起媳妇

  而就算娶到了媳妇

  面对这样绝望的家庭

  也免不了要离开

  任能平就是这样一位

  老婆跑了的人

  袁立走进他家的时候

  这个当时三十几岁的小伙子

  羞涩、腼腆

  

  他家的墙角里

  同样放着一口棺材

  外面裹着一层塑料

  上面系着红绸

  那是他给自己准备的

  任能平患尘肺病

  已经很多年

  看着这个没有希望的家

  2009年

  妻子离他而去

  这对他来说

  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因为做饭的油烟

  都会让尘肺病人无法呼吸

  这就意味着

  生活自理对他来说都是很大问题

  2011年

  绝望的任能平

  给自己做了那口棺材

  默默等待着

  自己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

  任能平就那样默默地熬着

  直到2015年夏天

  袁立来到了这里

  看着这个病中的男人

  袁立极其心疼

  

  袁立说

  冬天的时候

  她会再来看他的

  因为对于尘肺病人来说

  冬天是最难熬的

  一个小感冒

  就可能让他们送了命

  在那之后

  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

  并且有着很好的友谊

  只是,冬天的时候

  任能平越来越严重了

  伴随呼衰、心衰等各种症状

  体重不到80斤

  全身血液不超过4000ml

  中国最好的肺移植专家陈静瑜说:

  手术,他会有一半生的希望

  不做,他生存的日子已经不多

  于是袁立拿了60万出来

  给任能平换肺

  就在无锡人民医院

  中国最好的肺移植医院

  2013年

  曾经“开胸验肺”的张海超

  就是在这里换的肺

  

  任能平的肺,已经完全纤维化,变成黑色

  2016年1月6日

  任能平的手术开始做了

  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个群体

  袁立通过网络进行了直播

  这是中国第一例

  网络直播的肺移植手术

  合适的肺源

  顶尖的专家

  袁立的捐款

  手术似乎进行得很成功

  手术后第一天

  任能平就完全清醒、恢复良好

  他在纸上写下:

  感恩捐献者,深表谢意

  网友们铺天盖地祝福

  只是人们没想到的是

  手术后第二天

  各种并发症突然袭来

  医生全力抢救

  终究架不住多器官衰竭

  任能平还是走了

  主持手术的陈静瑜在微博写道:

  尽管团队见惯各种生死,但任能平的去世依然让大家倍感痛惜,愿他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尘肺

  袁立在微博上说:

  我的心愿成立

  《任能平肺移植基金》

  永远纪念这个人

  纪念这一代尘肺农民

  

  只是肺移植费用实在是太高

  全国600万尘肺病农民

  凭她一人之力又能解决多少

  所以这个基金一直没能成行

  然而她一直奔波在尘肺病的路上

  湖北、陕西、贵州......

  她发现的另一件事情是

  需要帮助的

  并不仅仅是尘肺病农民本身

  还有背后的整个家庭

  因为离去的人也就离去了

  真正难的是活着的人

  在湖北口乡

  袁立到那里的时候

  80后的周文兵

  连同他的苦难一起

  刚刚离开这个世界

  只是在他身后

  留下了一个8岁的儿子

  一个70多岁的老母亲

  还有一个29岁先天失明

  还得了乳腺癌的妻子

  

  工作人员要登记

  老太太拿出了儿子的身份证

  然后缩在角里里

  抚摸儿子的照片

  嘴里怯懦着:

  我心好痛......

  白发人送黑发人后

  她这个七十几岁的老人

  不得不担起家庭的全部重担

  而这张照片

  成了他和儿子的全部连接

  袁立忍不住哭了

  连同在场的其他志愿者一起

  袁立说:

  我不明白

  为什么苦难会像骨牌一样

  一个追寻着另一个

  看着周文兵一家在医院的合照

  袁立感觉他是在托孤

  之前总是到处找ATM机

  上百家走过来

  每家必给五百、一千的袁立

  此刻却觉得

  这已经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她将孩子认做了干儿子,说:

  我会资助他

  小学、初中、高中

  甚至大学

  在那场调研之后

  袁立成为了尘肺病志愿者

  她上《金星秀》

  上《锵锵三人行》

  到复旦大学演讲

  每到一处她都在说尘肺病

  人们说:

  她是600万尘肺病农民的代言人

  

  的确

  在她和“大爱清尘”等组织的努力下

  一系列成果已经出现

  越来越多的网友

  知道尘肺病到底是什么

  有人主动为病人捐呼吸机

  有人免费为病人家属子女提供培训

  

  有关部门也会找到她

  探讨怎么解决和帮扶

  

  袁立说

  她要用这一生

  去帮助尘肺病人

  “大爱清尘”组织

  更是一直在路上

  他们的官网不停地更新着进程

  截止2017年11月3日

  他们已经累计

  审批发放助困物资63433件

  助学5294人次

  审批发放制氧机2643人次

  救治患者2402人

  

  而让我无法理解的是

  他们在做着这样的好事

  却曾遭到阻拦

  被人威胁

  就连那些被帮助的农民工

  也受到威胁

  

  这中间到底牵扯到了谁的利益?

  我不敢问,也不敢回答

  我只知道

  只是一个好一点的口罩

  只是矿洞里的一条通风道

  就可以为他们留住这条命

  然而那些以此发财的矿藏老板们

  他们却没有这样做

  也许真的就如马克思所说

  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大胆起来。 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 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

  我恨那些明知作业危险

  却不好好提供防护设备

  明知工人会得尘肺病

  却只打算把他们用完扔掉的奸商老板

  但我也知道

  在这个贫富差距巨大的时代

  这些工人也许是自愿

  冒着巨大的危险

  去做这份工作的

  因为只有如此

  他们才能让家人过得好一点

  有人说

  判断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

  不是看这个国家

  有多少高楼大厦

  而是看它最底层的人民

  在过着怎样的生活

  而在我们国家

  举目望去

  我们所生活的城市

  高楼大厦林立

  四处灯火通明

  这很好,真的很好

  只是

  那些曾经建造它的人

  正在祖国的边边角角

  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默默跪着等待死亡

  我想

  同样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同样期待着中国文明的未来

  这就是我们为他们发声的全部理由

  愿天堂没有尘肺病




上一篇:我正被推进战争核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