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师友论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智圣书院 > 师友论道
否定十月革命是剥削阶级梦想
作者:特约评论员康小松 旗帜日刊 发布于:2017/12/29 10:02:52 点击量:


否定十月革命是剥削阶级梦想

 2017年已接近尾声,在这场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的大讨论中,有热情歌颂“十月革命”的,有总结苏联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教训的,但也有一类孱弱而刺耳的声音,像蚊子的嗡叫,讨厌还不容易轰走,那就是彻底否定“十月革命”。这些彻底否定“十月革命”的人士,虽然不能说他们就是最恶的剥削阶级,但他们不自觉地为最恶的剥削阶级摇唇鼓噪。

这些否定的观点认为:“十月革命”以来的社会主义实践失败了,滑向了修正主义的社会是最糟糕的社会,反观没有发生暴力革命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无论在哪方面都好,似乎暴力的“十月革命”是错误的,是本不该发生的。

这实际上是没有看到“十月革命”给世界历史带来的积极影响。“十月革命”不但使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而且经过斗争,巩固了政权,这就比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革命实践前进了一大步。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在世界范围内触动震惊了资产阶级,迫使资产阶级做出了一系列的改良和让步。

1929年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使自由竞争式的资本主义走到了尽头。1933年,美国的罗斯福总统看到了无产阶级的力量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于是着手改革,将国家政权的力量渗透到社会的经济生活中去,政府积极干预金融和工农业领域,兴办社会公共事业,改革税制,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和无产阶级“十月革命”的双重压力下,罗斯福新政在二次大战结束后,被各资本主义国家纷纷效仿,这些改革对无产阶级的生存状况的改善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这些持彻底否定“十月革命”观点的人,他们幼稚地认为:无产阶级生存状况的改善是生产力高度发展的结果,是资产阶级文明与进步的自然结果,而不需要无产阶级的革命和斗争,但他们偏偏没有看到,最恶的剥削阶级就在自己的眼前,贫困的新无产者正在与最恶的剥削阶级做着艰难的斗争。事实上没有无产阶级的斗争就不会有资产阶级的妥协,没有无产阶级在政权建设方面的胜利与进步,就不会为世界范围内的无产阶级带来各种社会福利。

看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农民反抗地主阶级的武装斗争,也并没有产生新的生产关系,但这种反抗使地主阶级对农民的压迫与剥削不得不做出让步,从而在唐宋时期达到了中国封建制度的一个顶峰。难道因为没有创造出新的生产关系,就要彻底否定历次的农民起义、否定农民的革命斗争吗?


毛主席曾教导我们说:地主阶级对农民的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迫使农民多次地举行起义,以反抗地主阶级的统治……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因为每一次较大的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的结果,都打击了当时的封建统治,因而也就多少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而有些人就是紧紧抓住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挫折与失败,全面否定“十月革命”。这实质上就是否定阶级斗争,就是让人民在阶级斗争的历史长河中,老老实实地当顺民、当奴隶,只要奴隶当好了,就会有些残羹剩饭施舍下来。这是什么思想?这是最恶的剥削阶级的梦寐以求的幻想。

从陈胜吴广到太平天国,再看近代的辛亥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国人民最不信神仙皇帝、最敢于造反。《国际歌》也教导人民要冲破思想的牢笼,而彻底否定“十月革命”的人就是让人民在思想上重新进入牢笼。

“十月革命”胜利以后,社会主义的实践最终变质夭折,这其中无产阶级政党中出现了特权阶层是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这是令人痛心和需要汲取的教训。据此有人自作聪明地引用了马克思在《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的一段话来彻底否定“十月革命”,似乎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有违马克思主义的宗旨。他们引用道:工人阶级的解放应该由工人阶级自己去争取;工人阶级解放斗争不是要争取阶级特权和垄断权,而是要争取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并消灭任何阶级统治。这段话当然是正确的,从这个论点出发去反对任何集团的特权也是正确的,但据此而彻底否定“十月革命”、否定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则是不正确的。

就在马克思的这篇文章中,在本篇的末尾的第七条(a),马克思说道:由于土地巨头和资本巨头总是利用他们的政治特权来维护和永久保持他们的经济垄断,来奴役劳动,所以,夺取政权已成为无产阶级的伟大使命。所以,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而要夺取政权则就要一个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政党。列宁的革命实践并没有脱离马克思的基本原理。 

我之所以在此提“最恶的剥削阶级“,而没有简单地说是资产阶级,那因为资产阶级也是可以划分为不同派别的,资产阶级在历史上的作用具有两面性。正如马克思所说:历史中的资产阶级时期(注意,主语是资产阶级时期而不是资产阶级)负有为新世界创造物质基础的使命,一方面要造成以全人类互相依赖为基础的世界交往,以及进行这种交往的工具,另方面要发展人的生产力,把物质生产变成在科学帮助下对自然力的统治。(《不列颠在印度统治的未来结果》)

可见,马克思对资产阶级的批判从来都不是从道德出发去作感性的批判,而是辩证地分析与理性地批判;不是鼓吹对资产阶级进行肉体消灭,而是把它看作一个历史产物,尽早尽快地把它送进博物馆。

时光荏苒至今,虽然复辟后的最坏的资本主义时期中资产阶级已不再背负辉煌的革命使命和耀眼的光环,但也不是短时期内就可以从历史舞台上消失的。在“十月革命”后的新经济政策时期、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公私合营”时期,他们还可以在无产阶级国家政权的监督下发挥自己最后的一点余热,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世界再奉献出最后的一片物质基础。更为重要的是,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并不是无产阶级与一般资产阶级的矛盾,明确革命运动中的敌人和盟友是至重而首要的问题。

“十月革命”遭受挫折与失败,一点不奇怪。历史的发展从来都不是笔直的,总是充满了曲折与反复;人们对事物的认识也不是一次就完全掌握了的,总是通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多次反复,波浪式地前进,螺旋式地上升,不断地接近真理。

总之,不总结“十月革命”以后的错误与经验教训,是共产主义运动中“左派”的幼稚病;只看到革命的失败而彻底否定“十月革命”,则滑向了哲学上的形而上学(不懂辩证法)和政治上的右倾,为最恶的剥削阶级充当了愚蠢的吹鼓手。




上一篇:毛泽东时代经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