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师友论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智圣书院 > 师友论道
今之困局
作者:墨子丹心/张永杰 发布于:2017/7/24 8:28:20 点击量:


今之困局



有句老话叫做“居安思危”。所以,本文并无挑刺之故意,亦无表示不满之刻意。
当今中国是否面临困局?但凡有点头脑的人,一定会得出肯定的答案。
分析一个国家面临的形势,无外乎内外两个方面。
其一,先看外部局势:
我们国家目前在国际上地位如何?实事求是地讲,确实有了“空前”提高。但这种提高主要靠的是什么?也就是我们津津乐道的“第二大经济体”。但也正因这种来自“第二大经济体”上“财大气粗”心态,既影响着我们自己处理对外关系,又影响着他国对我们的态度。这就似乎有点“修昔底德陷阱”的意思。我们多年来奉行的外交策略,就是“打经济牌”。说白了,就是经济利益交换。按讲,这本是互惠互利的外交政策,但问题也恰恰出在这里。世界的蛋糕就那么大,曾经掌握或者意欲控制蛋糕分割权的国家,自然会高度不满,必然会设法排挤。而巴望着多分到些蛋糕的国家,在彼此交易中,自然是希望越多越好,这就带来一个必然现象:即便是互惠互利,但依然会产生“被占便宜”的心理,一旦有点其他因素,就必然反目相向。
美国、日本、欧盟既是或曾经是掌握蛋糕分割权的刀手,他们会希望中国真正强大、成为新的“执刀手”吗?加、澳、俄等心理会平衡吗?东盟十国会满足于那些“蛋糕屑”吗?还有其他一些国家,为何在与我交往中出尔反尔?
国与国交往,本质乃核心利益关系。如,很多国家在与我交往中,利用的就是“台湾”这张牌,也有时不时拿西藏、新疆说事的。
因为利益以及利益分割分享权问题,导致世界关系、世界秩序在不断的变化、分化、演绎、组合。但在其运动中,总有起主导作用的。美国、欧盟就是其中最不安定的因素。扒扒发生在当代的几场战争或多处动乱,哪一起、哪一处不是美国或以美国、欧盟为首的北约造成的?
就我国而言,陆疆海界存在纠纷并非是现在才有的,但为何近些年来突然屡屡成为“热点”?这些“热点”不断爆燃的背景原因是无须明言的。
所以,我们倡导世界“和平与发展”,我们高唱“让世界充满爱”,我们呼吁“世界多极化,建立新秩序”,我们誓言“和平崛起、永不称霸”等等,除了麻醉自 己以外,对于“蛋糕操刀手”而言,无论是否“误判”,都理解为挑战。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在处理国际关系上,我们心里应该有数。虽然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有以“五项原则”为核心的独立自主外交政策。可长期以来,我们模糊了这个问题,似乎只要对“经济发展”有利就都是朋友,否则就疏远。结果,对真正的敌人疏于防范,视为“蜜月”,过于亲热,实际上是剃头挑子,既没能化敌为友,反而使真正的朋友愈来愈少。
近些年来,我们被以美国为首的几个仇视中国的国家反复折腾,把战略倚重点放在与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上。之所以能够如此,是因为我们与俄罗斯面临着相似的“压力”。但就俄罗斯而言,大国心态是无法掩饰的,虽然不会“有奶便是娘”,但谋求与敌对劲旅的缓和,应该一直是其战略选项。特朗普能够当选,无论俄罗斯是否插手,其结果肯定是他们所期盼的。特朗普上台后,几次欲向俄罗斯递橄榄枝,都因美国传统的排俄势力截击而夭折。但特朗普谋求缓和俄美关系,借以打压中国的企图,一定不会放弃。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一旦美俄关系也走向“蜜月”(可以预见为时不远),而我们中国在国际上会面临怎样的困局?如何破解?因为一旦美俄“新婚”,主导方依然是美国,其战略指向必然是“围剿”中国。过去中国虽然被美帝敌视,又与前苏有嫌隙,但我们发展了广大的第三世界朋友,且前有美苏冷战,后来冷战虽然结束,但因双方依旧敌视,中国便有巨大的回旋空间。未来倘若美俄实现“握手”,肯定会相对亲密,中国的回旋空间必将被空前挤压。我们怎么选择?要么对美更加俯首帖耳,要么重新拾起独立自主外交政策。
再看国内局势:
第一,贫富两极分化极为严重。富者富可敌国,为富不仁;贫者四处谋食,贫而失志。富者妄图绑架政府,谋求更大的政策利益,贫者却哀叹无助。
第二,意识形态领域空前混乱。自废信仰后,人们除了金钱利益,没有统一的信仰。意识形态领域各种沉渣泛起,多元化思潮泛滥,缺乏主流思潮,党的各种“自信”,在老百姓心里完全失去“自信”。
第三,党的执政基础正在丢失。如果说人民对党中央还抱有一线希望的话,那么,政府机构、政府官员在老百姓那里,几乎落入了“塔西佗陷阱”。
第四,民心已经成为一盘散沙。由于党的宗旨在政府全心为资本服务、实际不再为人民服务、人民沦为打工者和被剥削者的执政过程中,民心撕裂,除了关心个人利益外,几乎没有人关心“国家大事”。即便“钓鱼岛”、“萨德”引燃民族热情,但很快被“日本游”、“韩国游”的浪潮所淹没,因为官方内政外交的反复无常,以及强推私有化、人民四大福利和主人翁地位的沦落,让人民大众没有了政治方向感和民族自豪感。

第五,社会风气已经礼崩乐坏。私有化逼迫人们必须依靠纯粹的个人奋斗,各项改革造成人民生活压力山重,逼得一些人走向歪门邪道的“梁山”,导致整个社会诚信丧失,甚至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不讲礼义廉耻,甚至置性命于不顾。曾经的旷古绝今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美好景象不再,集体主义、爱国主义、国际主义这些民族与国际道义、正义、真理的制高点,逐个失守,使得曾经是鲜花遍野的中华大地已是道德道义的蛮荒之地。许多媒体披露的维稳经费多年前就远超国防费用的窘境,值得人们认真反思。
电视新闻里还是一派形势大好,这里风景独好,而文章这里似乎有些“一片黑暗”。文章题目就是剖析面临的“困局”,自然要揭示困之所在,目的就是做到居安思危。
解决中国面临的外部困局,立足点务必要放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上。我们希望有“外援”,但不能依靠外援,毕竟外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要走好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道路,务必要集中精力把中国人民的人心重新凝聚起来。我们只知道毛泽东同志说过: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却忘记了他还说过另外一句话:中国人民觉悟起来,并把自己组织起来了。只有让人民重新觉悟,并把人民重新组织起来,才能战胜任何困难,破解任何困局。不依靠广大的人民群众,继续把精力放在如何为发展的“能人”服务上,无异于“沙滩建筑”,早晚必然崩塌,须知,那些所谓的精英、富豪是靠不住的!君不见,在中国大陆赚得盆满钵满,移资而去或坑陷国家的富商巨贾,如李嘉诚、贾跃亭,以及最近利用我境外银行套汇数千亿移资他国的王健林之流,是如何嘴上爱国、却行动上极大地危害国家的吗?
总之,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只有依靠人民群众,充分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发挥人民群众的创造性,才能独立自主地战胜困难、挽救危局。而要让人民真正把国家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就必须让人民无任何后顾之忧的依赖自己的国家。实现这一战略目标,暖回民心,只能重走以公有制为基础的集体主义道路,坚持公有制占主导地位的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而非打着特色与改革的旗号,走私有与资本至上路线),既是党章宪法所赋予我国各级政府、依宪治国的责任和使命,更是人民群众期待回归当家做主地位、无数先烈和亿万人民流血奋斗去实现的社会主义的本意,舍此无解。




上一篇:中国要与人民的利益接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