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百家争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长城论坛 > 百家争鸣
中国发展根本出路在国内
作者:徐永久 发布于:2018/4/12 9:10:09 点击量:



大战略网论战略之五十五

中国发展根本出路在国内

    最近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绷紧了世界人的心弦,中国人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更是义愤填膺,众口一词地怒怼美国。的确应该万众一心坚定不移地应对老美,坚持强硬立场,打赢对美贸易战,直打到美国佬举手认怂、中国胜利为止。

    其实,40年来的改革开放,对中国国家对世界来说,都是双赢而非双输的局面,尤其是对世界、特别是对美国。中国的改革开放,成就了中国的持续发展,这里特别强调的是“持续发展”,而非像有些官方说的仅仅是40年改开才发展了,对前30年只字不提,好像后40年是在美国西方殖民中国的基础上、没有新中国30年8亿人民奋发图强改变半封建半殖民地一穷二白面貌奠定的伟大基础一样。中国的改革开放,成就了世界的发展,中国对世界经济成长贡献了一半以上的动力元素。美国自上世纪中叶末期开启石油金元帝国的航船后,金融美元透支世界,汲取世界人民的血汗已经成为不朽的常态,稍后的中国改革开放,为纸币美元逐步征服世界立下了首辅大功。中国在把亿万中小型国企和乡镇企业一块钱变卖成私有企业后,逐步建立起服务世界面向世界的中国制造业,它们生产了世界、尤其是美国西方需要的物美价廉的生活消费品。这要拜亿万中国工人阶级的下岗(砸掉他们的铁饭碗)失业大军和数以亿计的农民工队伍夜以继日地用血汗和生命服务于外向型经济所赐。

    革 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解放运动。无产阶级先锋队中共率领全体中国人民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建立了无产阶级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史无前例的社会主义。这是无产阶级在中共领导下、工农阶级翻身做主人的空前革 命,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革命,实现了中国数千年仅有的消灭剥削制度的初心。新中国30年后进行的改革开放,同样是在中共领导下进行的,官方性质也是(特色)社会主义,如果把改革开放也称作是一场革 命,那么它是革了谁的命?难道是对革 命的革 命吗?如果非要称做革 命,那么就把中共推到了无产阶级和工农大众的对立面,这是切忌的。共@产@党执政期间和社会主义进程中的任何意义上的改变,至多是对共@产@党自身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如果一定要大加褒扬,最多是革新或修正,文人理论家们会找到其他一大堆的美好词汇。党最忌讳的是修正主义,因此不提修正也罢(美国佬就把中俄都称为修正主义国家)。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一定要充分肯定前30年,前后30年互不否定,在肯定前30年的基础上,适当给予后40年一些嘉语,而且不能颂扬过度,因为40年的进程里,是以牺牲最广大人民大众当家做主的地位、成就极少数人(让部分人富起来)和既得利益者享受天壤财富、颠倒地位换取的。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大众对改革开放另执一词,倘矫枉过正适得其反。

    前30年里,中国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凝聚亿万人民的意志和奋斗,实现了国家的崛起和人民从来都没有过的主人地位,这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改革和革命;同时,中国实现了面向世界的开放,与第三世界、与社会主义阵营建立了从外交、军事、政治,再到经济领域的全方位合作开放。由于美国西方仇视围堵社会主义中国的原因,中国不可能实现与美国西方的真正合作。后40年的开放,只是把迫不得已放松围堵强大中国的帝国主义西方集团包括进去罢了(从1972年尼克松来华朝拜毛 泽 东开启开放进程)。

    由于毛 泽 东中国的强大,由于苏联对美国霸权的威胁,让美国在70年代中后期开始拥抱中国;苏联崩溃后,中国亲西方的姿态,以及美国贵族阶级和亿万食利大众对中国廉价消费品的需求,美元的吸管契合了中国国家体制机制的转型。

    对从上世纪初就侵略殖民中国的美国这样的野性帝国,不要寄予任何善意的期许,它对世界的觊觎掠夺一刻都没有停止。在搞垮苏联后,它的目光主要聚焦在不断崛起的中国身上,其国家战略强化对中国的颠覆和防范。而中国的善男信女们,常常马放南山,有的人更是欣喜若狂地要做“夫 妻”,甚而“命 定的夫 妻”,还有的人提法比夫 妻 论还要荒唐,这是非常要命的。

    在此,我们不妨学习一下毛 泽 东1935年说过的一段话:“大土豪、大劣绅、大军阀、大官僚、大买办们的主意早就打定了。他们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在说:革命(不论什么革命)总比帝国主义坏。他们组成了一个卖国贼营垒,在他们面前没有什么当不当亡国奴的问题,他们已经撤去了民族的界线,他们的利益同帝国主义的利益是不可分离的...这一卖国贼营垒是中国人民的死敌。假如没有这一群卖国贼...帝国主义是不可能放肆到这步田地的。他们是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段话,在时下“卖国贼”一词被和谐的不分敌我的浑浑噩噩状态下,或许有一些防范夫妻论教化的作用。古代能有赵高、秦桧,今天更要提防。回望历史,中国盛产汉奸卖国贼,任何时候,都不能低估汉奸卖国贼迷惑人民的力量。汪精卫投降卖国过程中爱国爱民的花言巧语,美妙而动听。

    言归正传,中国在美国那里,永远也别想得到夫人的名分,甚至去做婊子姘头都别想。美国佬就是强奸犯,它不仅强奸中国,还奸淫世界。它的目的,就是永葆霸主地位,任何人别想酣睡于其榻边,中国不必想,欧洲也不必想,一旦再搞定了中国,那些一向跟定美国混的小喽罗——德英法日意等,都会被一个个捏死,最多给个奴仆、被发泄者的地位。

    千万不要说我有仇美情结,暴发户美国就这德行,倘若不去警惕,必定挨刀受辱。特朗普是个狡诈的商人,他在中国官方明示将全力硬怼美国的贸易制裁,威胁再继续增加千亿美元制裁大单的同时,另一手挥舞起胡萝卜——特朗普4月8日发推文称:无论贸易争端如何,他和习近平主席都将永远是好朋友。中国会取消关税壁垒,因为这是正确的事情。税收将是互惠的,双方将就知识产权达成协议。两国都会有美好的未来。这是特朗普,或者是美国政客惯用的恩威并施伎俩。这次美国对华制裁玩弄大棒加胡萝卜鬼把戏时,日本要人善意提醒中国谨防上当受骗的话语,犹在耳边。

    历史是最好的老师。中国,作为世界大国,尤其是想成长为世界第一大国、回复中国汉唐世界帝国风采的大国,若不能把立足点放到国内,不去学习把中国从一贫如洗、东亚病夫中拯救出来,并崛起在世界民族之林、让世界帝国主义胆寒崇拜的伟人毛 泽 东,不去自力更生,不去聚精会神服务自己的人民大众,却把主要精力放到如何能够服务上美国西方、不让服务就疯癫要死、不让做姘头就活不下去上面,那等待中国未来的只有被永远牵制、被宰割的份儿了。立足国内放眼全球,把开放、贸易、国际合作和走出去战略等手段,置于服务于国内人民和国民经济的辅助地位,而不应当放到超越发展国内经济、服务国内人民大众的主要地位。开放、贸易、国际合作和走出去战略等,仅仅是发展国内经济的辅助手段,聚精会神、自力更生、发图强发展国内经济体系、服务人民大众才是中国一切工作的中心和核心,切不可本末倒置、颠倒位次。否则,我们把严重依赖境外的贸易合作、对外经济搞得尾大不掉,我们就永远受制于外国。

    当前我们国内经济发展还很不平衡,国内贫富差距居高不下,国家扶贫工作依然是国策之一。我们可以把工农业、金融服务等各项工作的重点放到完善国内工业体系、减小贫富差距、扶贫攻坚、防治各级官僚贪腐、强化党的意识形态建设等上面。经济学绝对不是玄学,治理国内经济不能依靠洋人、不能依靠在西方学了一点殖民经济学就招摇撞骗的人,他们只会拿中国的资源和人民天量财富迎合西方食利国换取本来一毛不值的美元纸币,孝敬西方殖民主义,将中国引入被西方始终牵着鼻子走的现代版殖民地陷阱。发展经济不需要看似高深的糊弄人的西方经济学,更不需要一知半解的将国家引向邪路的公知精英们。西方的经济学家们如果很行,就不会有频发的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就不会出现老牌帝国主义经济的停滞和堕落。

    中国发展经济需要的是脚踏实地胸怀人民、报效民族的吴仁宝、王宏斌们,需要的是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草根实干家,需要亿万人民大众。空手套白狼、与国外金融大鳄狼狈为奸、玩虚拟经济误国害民、套取国家与大众利益的家伙们,必须出局。

    只有立足于国内经济,服务好体量庞大(几年前,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经济总量就超过了美国和欧洲)、人口众多(近14亿人口)、体系独立完备的中国,彻底转变经济和机制结构,在金融、科技、军工、强大工业体系诸领域严防死守(而不是在西方的威逼下一步步退让,让西方逐步控制我们国家的经济命脉),保持公有制主体地位,我们才不会被美帝国主义玩弄于股掌之上,我们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大国强国。


    这里,我摘取余云辉老师文章中的部分作为文章的结尾:


    “中国是大国,而不是类似于日本、新加坡一样的小国。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如果美国不需要中国的商品,那么,中国更不需要美国的纸币(注意:美元不是“美金”,而是纸币)。那些不能用于服务美国百姓的中国商品,可以用于服务中国百姓,可以用于服务国内广大农村人口。

    经济学不是玄学,没有那么复杂,不能被进出口金额、外汇储备数量、GDP等概念绕晕而丢失了经济的本质。中国经济的本质就是为中国人民服务。如果把那些为2亿多美国人服务的产能转向为7亿多中国农民服务,那么国内产能过剩问题就解决了;如果把那些用于交换美元纸币的商品和劳动力转向用于美化中国农村、美化中国环境、生产健康有机食品,那么中国的就业问题就解决了;如果以“为人民服务”取代“为资本增值服务”、以“人的全面发展”取代“资本的全面渗透”,那么,我们就可以找到制定经济金融政策的正确方向,也可以从容不迫地找到应对中美贸易战的正确方略。

    离开中国商品,美国人不知道怎么生活,美元也将成为废纸。应该告诉特朗普总统:是中国人的汗水和资源在支撑着美元纸币的购买力。”




附文:

    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真实目的与应对策略(作者余云辉

美国主动发起对华贸易战不是贸易领域的孤立事件。如果没有从美国对华战略的全局角度观察,而仅仅把本次贸易战理解为美国对华贸易的孤立事件,那么中国将会被美国牵着鼻子走,极有可能犯颠覆性的错误。

 

一、现阶段中美关系的性质

自新中国建立以来,中美关系始终是最重要的国际关系。但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中美关系的性质是不同的。如果没有准确把握现阶段中美关系的性质,那么,中国就难以规划出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目标,也无法认清并守住处理中美关系的政治底线、经济底线和金融底线

建国以来,中美关系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中美建交之前的对抗阶段,中美关系属于“对抗关系”;第二阶段是中美建交到苏联解体之间的合作阶段,中美关系属于“合作关系”;第三阶段是苏联解体之后的攻守阶段,中美关系属于“攻守关系”,其中美国始终是进攻方,中国始终是防守方。这是当前中美关系的本质特征。

在中美关系的攻守阶段,美国的策略是“可以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而中国的策略基本上是“韬光养晦,隐忍退让”。美国步步为营的拱卒策略,其终极目标是为了将中国的军,达到推翻共产党政权、分裂中国社会、肢解中国版图、消灭竞争对手、维持世界霸权的目的。这是二战以来美国长期奉行的国家战略。美国的国家战略不会因为政党更迭和总统换届而发生变化。看不清美国国家战略的核心内容是无法处理好中美关系的,更无法打赢中美贸易战。

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在政治、军事和经济上发起了全面的对华攻势。美国的政治攻势主要表现在台湾问题上突破了“一个中国”的政治底线;美国的军事攻势主要表现于美军入侵中国南海领海、制造朝鲜半岛的军事紧张状态、计划将航母战斗群停靠台湾港口等;美国的经济攻势表现在持续对华封锁高新技术出口、封锁中国资本对美国金融和科技领域的投资、发起中美贸易战等。中美之间的“攻守关系”在经济金融领域则具体表现为中美之间不对等、不对称的开放关系之上。中国开放得只剩下内衣裤,而美国仍然穿着坚实的铠甲。

如果就本次贸易战本身而言,很容易让人产生美国人是向中国来“要钱”的(即贸易顺差);但是,如果从二战以来美国国家长远战略角度来看,从中美关系的攻守态势上来看,从近期美国对华的政治、军事、经济的立体攻势角度来看,美国绝不是简单的要中国的钱,而是要中国的命。中国经济金融的决策者们能否及时准确地认识到这一点,决定着未来中国能否避免成为第二个被肢解的前苏联。 


二、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中国站在十字路口

在中美贸易战中,中国面临着两种选择。

1、选择之一:

第一种选择是继续维持中美之间现有的“攻守关系”,即美国继续主动进攻,中国继续被动防守退让。在经济金融领域,从拱手让出贸易主导权到拱手让出产业主导权和技术主导权,最终拱手让出货币主导权、汇率主导权和金融组织体系控制权。

基础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金融机构控制权(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股市、期市、债市、大宗商品等定价权)是国家经济统治权的核心组成部分,属于国家经济领域的顶层权力。   

微信图片_20180412091305.jpg

如果在中美贸易战谈判中,美国提出全面进入中国的银行、保险、证券、期货、基金、支付等金融机构,提出人民币自由兑换和资本项目自由化,提出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和自由化,那么就可以断定,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目的不是来“要钱”,而是来“索命”。如果看清了对手的底牌,本次贸易战应该换一个思路应对。中国应该借力使力,利用特朗普发动的中美贸易战,把中美之间的利益冲突引导到商品贸易领域,避免未来在货币金融领域的更大规模的对抗与冲突。 


三、基于大战略之上的应对策略

面对美国的立体攻势,中国需要立体化的应对措施:

第一、支持俄罗斯、朝鲜和中东地区国家反对美国霸权主义斗争,让欧洲和中东始终成为美国的焦点。

第二、避免在台湾问题和南海问题上被美国人激怒,同时避免在这两个问题上被特朗普利用。美国胆敢轰炸南海岛礁,中国就马上解放台湾。“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一旦美国认识到这一点,台湾和南海则暂时皆无战事。不能因为美国和特朗普在台湾和南海问题上捣乱而出让经济和金融的根本利益,不能拿党的命门和国家的七寸去交换一时的太平。台湾和南海仅仅是中国的安全屏障,而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却是国家安全和政党安全的本身。

第三、利用特朗普发动中美贸易战的契机,把战火引向金融的外围,而不能引向金融的核心。

国家经济具有三道防线:外围是商品贸易、中间是实体经济和高科技产业、核心是货币与金融。其中,各类金融机构是宏观经济的管理工具和调控工具,也是防御外国金融攻击的作战平台。美国政府为什么严防死守本国的高科技产业和金融机构的控制权而千方百计施加压力要获取中国高科技产业和金融机构的控制权?秘密就在于此。

美国对中国出口的钢铁、铝材等低附加值的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中国可以对美国出口的高附加值商品比如苹果手机、波音飞机、转基因大豆等征收高额关税。

第四、在贸易战中,中国不仅要阻止美国商品流入,而且要阻止美国资本流入。换句话说,中国不仅要阻止美国商品,而且要阻止美元资本,即限制美国美元资本在华投资,停止美国资本参股任何高科技产业和金融机构。中国本土不缺钱,缺的是投资机会。

美国利用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获取他国的经济成果,通过出口符号化的美元来进口各类商品,这是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既然美国要打贸易战来消除贸易逆差,那么中国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拒绝进口美元。拒绝美元,必然打击美元,动摇美元的地位,而美元才是美国经济的要害所在。打贸易战一定要瞄准对手的痛点和七寸,不可不痛不痒。

第五、在经济金融领域,中美之间必须坚持对等开放、对等投资的原则。如果允许美国资本在中国收购和控股高科技企业,那么,中国资本也应该被允许在美国收购和控股高科技企业;如果美国资本可以在中国参股和控股银行以及其它金融机构,那么中国资本也应该被允许在美国按照同等比例参股和控股同等数量的银行以及其它金融机构。金融机构的股权比例和牌照数量必须对等开放。这是中美贸易谈判的重要内容。

中国对WTO的承诺必须基于对等开放的前提、必须基于西方国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有利于中国经济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否则完全可以视其为不平等条约。

第六、坚守资本项目管制和人民币不自由兑换的底线,坚持人民币汇率政策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没有资本项目管制和货币兑换管制,就没有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中国经济和产业就会受控于美国政府和美元资本,就会导致中国一切经济金融应急措施的效能大打折扣。

同时,中国必须牢牢掌控人民币汇率的主导权。人民币汇率政策必须服务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而不是服务于中美关系,不是服务于华尔街的金融利益。没有独立自主的汇率政策,就无法执行独立自主的宏观经济政策和产业发展政策。

 

四、中国经济的根本出路不在美国而在中国

中国是大国,而不是类似于日本、新加坡一样的小国。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如果美国不需要中国的商品,那么,中国更不需要美国的纸币(注意:美元不是“美金”,而是纸币)。那些不能用于服务美国百姓的中国商品,可以用于服务中国百姓,可以用于服务国内广大农村人口。

经济学不是玄学,没有那么复杂,不能被进出口金额、外汇储备数量、GDP等概念绕晕而丢失了经济的本质。中国经济的本质就是为中国人民服务。如果把那些为2亿多美国人服务的产能转向为7亿多中国农民服务,那么国内产能过剩问题就解决了;如果把那些用于交换美元纸币的商品和劳动力转向用于美化中国农村、美化中国环境、生产健康有机食品,那么中国的就业问题就解决了;如果以“为人民服务”取代“为资本增值服务”、以“人的全面发展”取代“资本的全面渗透”,那么,我们就可以找到制定经济金融政策的正确方向,也可以从容不迫地找到应对中美贸易战的正确方略。

如果中国把上述对策透露一点给美国,美国会立刻投降:因为离开中国商品,美国人没法生活,美元也将成为废纸。应该告诉特朗普总统:是中国人的汗水和资源在支撑着美元纸币的购买力。

                                         2018年3月28日

(余云辉,察网专栏学者。经济学博士、安信信托独立董事,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




上一篇:出国狂购岂止是败家?

下一篇:水浒魔咒依然影响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