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百家争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长城论坛 > 百家争鸣
水浒魔咒依然影响世界
作者:徐永久 发布于:2018/4/28 18:35:17 点击量:


 

大战略网论战略之五十六


水浒魔咒依然影响世界


 

进入碎片化时代,静下心来读书,尤其是中国古典名著,那可是一份不可多得的享受。尽管中学时代设法找来四大名著读了,但40多年后重读,时代的变迁,岁月的沧桑,再读,感受迥然。三国就不说了,就说水浒吧,儿时看的是书中的热闹,今天读的是放大的历史与现实。从中你会读懂人生,读出中国与世界。

一、水浒魔咒依然是世界的影子

大宋王朝距今近千年,水浒故事就发生在那个时代。水浒故事是中国封建社会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斗争、统治与反统治的历史缩影。封建社会历经从大秦王朝到大清王朝,长达两千多年。封建社会的思想文化,主要包括儒释道法诸家,而当每一个王朝趋于稳定后,占主导地位的政治文化思想,就回归于产自春秋战国时期的孔孟之道。孔孟之道是维护封建严酷统治、宣扬三纲五常、君臣官民有序有别、麻痹人民大众斗志的思想文化体系,是造成中国封建社会朝代轮回、不息的战争与交替的和平、剥削与反剥削、压迫与反压迫的思想文化根源。尽管漫长的封建社会,有铁血的封建统治阶级的刀戟剑戈护卫,有麻醉黎民大众的孔孟学说,但却挡不住千百万被压迫人民大众一拨又一拨揭竿而起的革命潮流的冲击。大秦王朝末期的陈胜吴广起义,提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胜出的项羽和刘邦争霸,以刘邦建立新的大汉王朝的胜利为标志,完成了中国封建王朝的第一个回合的循环。此后,历经隋唐宋元明清等主要封建王朝。每一次的王朝更迭,都是伴随着人民起义,即人民革命。当人民无法忍受统治阶级的严酷压迫统治,统治阶级的统治无法继续下去的时候,革命的形势就到来了。整个封建王朝,其实包括夏商周与春秋战国、中华民国(军阀割据)时期,人民革命与封建王朝(奴隶主、官僚资产阶级)统治一直交织交替进行着,这就是王朝更替的周期规律。

中国封建时代的王朝更替周期律,似乎就是无法排解的铁律魔咒。1945年,毛主席与黄炎培在延安窑洞就谈及封建王朝兴亡周期律问题。毛主席自信社会主义革命政权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民主监督,让人民当家作主,能够避免封建王朝的兴亡定数,但在他老人家晚年,已经觉察到社会主义时期党的各级领导干部也会因为权益而变质变修,因此创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并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加以实践与检验。

《水浒》一书中反映的以宋江为首的农民革命起义(虽有部分人物情节虚构),准确地说即人民大众的起义,是整个中国人民起义史的一部分,也是封建王朝兴亡周期律的鲜活范例。波澜壮阔的梁山泊英雄义士们的反对封建统治阶级的大起义,是一部不朽的史诗。杀富济贫、扬善惩恶、打家劫舍、替天行道,不仅是梁山好汉们的取义之道,也是中国人民起义史的主题指向。哪里有压迫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当社会严重不公,世道腐朽,人民大众不能再继续忍受下去、统治阶级无法继续统治的时候,新一轮的人民起义便开始了。社会也在不断的起义与王朝的更迭中波浪式前进。

或许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政客学者们,早已把资本主义描绘得无限美好,装扮成人类的极乐社会——终极社会;社会主义的学者们,把异化后的私有制社会主义(非全公有制社会主义,也即股份制社会主义、社会修正主义)也宣扬成(似乎终极的)中国模式,这其实都没有脱离宿命的剥削阶级社会。只要是剥削阶级社会,就无法避免阶级斗争,就一定要被占人口绝大部分的被统治阶级通过革命的形式予以再颠覆,也就没有任何办法避免水浒中描述的人民造反起义的魔咒。

最近看到有的学者,为了迎合私有制拥趸者的胃口,起劲地粉饰私有制状态下的社会经济运营方式,把看似虚幻神奇、姗姗来迟的虚拟经济方式描绘成通向共产主义的桥梁,把股份制鼓吹成实现人类大同的通道,把私有大佬涂彩成共产主义萌芽的发现者和引领者,着实搞笑。虚拟经济和股份制本身都是没有阶级属性的经济运作方式,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可以存在并能加以利用,资本家阶级用它们,便为资本家服务;社会主义公有制人民当家作主情况下用它们,它们便为社会主义和人民服务。虚拟经济是以实体经济为载体的,实体经济是一切社会运行和发展的主体经济形式,离开实体经济,虚拟经济便是空中楼阁,人类就无以生存。别有用心、愚弄视听或无知地拔高夸大虚拟经济和股份经济的作用,都是祸国殃民的,是修正主义的最新用心。《共产党宣言》所阐明的消灭私有剥削制度的初心,是不可以修正的。私有制是不可能自发地走向公有制,资本家对利润的追逐无穷无尽。没有革命的方式,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私有制和剥削,是无法实现的。倘若有人这样想,那是痴心妄想,或白日做梦。

资本主义私有状态下的虚拟经济和股份制,只能加大贫富悬殊,使得剥削的形态更加隐蔽和血腥。一个互联网的巨头,一个股份制企业的私有者,可以将财富累积到千亿万亿,极少数的资本家和权贵寡头阶级可以拥有社会95%以上的财富,而90%以上的劳苦大众,只能是节衣缩食、甚至无立锥之地。社会主义的学者们,若是把资本私有制的原罪与血腥,通过五花八门的离奇包装,乔扮成伟大导师们的初心,那与资本主义的学者把资本主义说成人类的终极模式,殊途同归,可谓独具匠心啊。

二、承认阶级斗争,是人民属性的基本特征

有人可能说,当代已经是科技发达、极度进步的社会,就如资本主义卫道士们把资本主义描绘成人类终极社会相类似。这是一种极端不明智、说难听一点就是极其缺乏远见的观点。人类社会的文明才走过几千年,而地球存在了数十亿年,人类文明的征程才刚刚起步,百年、千年后的人类,在回视今天我们的时候,或许就如我们看待原始人一般(说不定,地球会再来一次或几次恐龙灭绝一样的毁灭,人类当难逃劫难)。

在进入文明社会后,人类就处在以趋利为目的财富不均的阶级社会。原始社会,还不能称得上是完备的文明时代,奴隶社会可以算是半文明的人类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阶级社会的两个阶段。未来还将会伴随人民的革命运动,催生出新形式的各类阶级社会。中国古代诸子提出的大同社会和马克思提出的共产主义,仅仅是不同提法的理想社会。如果说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那么这个过渡阶段到底有多长,谁也说不清楚,或许千年,或许万年。巴黎公社、新中国和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在实践马克思主义学说时,在公有制、计划经济、无产阶级专政和人民当家作主等诸方面做出了历史性探索,但这仅是人类历史长河昙花一现的一瞬间。人类在与私欲作殊死搏斗时,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前赴后继,但依然没能阻挡人类与生俱来的对私有制的膜拜和对趋利的追逐。

站在历史长河的某一节点、尤其是阶级社会,我们就能容易理解权利与财富对人类的诱惑到底有多么强大。财富官宦集团面对私欲——个人和家族利益、乃至阶级利益的执着,往往是自发到情不自禁、情非得已的程度。在物欲权欲面前,智商会变得无以自制。毛泽东之所以被人民大众深深的怀念,当作神——连同肉体与灵魂——一般膜拜,皆为他脱离了低级趣味,达到了无人能及的无私无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高尚境地。他不仅在夺取政权的道路上与人民为伍,更在巩固政权和执掌政权的全过程与人民心连心。他能始终如一地坚守公心,他自己做到了,家族做到了,他所领导的整个国家机器都做到了,他牺牲了他的家人和所有、以及追随他的千百万的先烈,在人口最多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人民所有的国家制度——真正的社会主义。

但这一切,还是在他身后被改变了。这让人联想到从晁盖的聚义厅到宋江的忠义堂,从反朝廷造反到忠君招降的历史循环路径,以及刘邦、朱元璋和洪秀全等农民领袖的初心与终心的背离性;部分人包括自己的家族先富,同样折射了封建小农思想和小资产阶级的狭隘意识根深蒂固、不可动摇,把参加起义与革命作为投机和入股,一旦成功除了坐江山便是分红。社会再次回归到私有制——水浒的魔咒——社会兴衰周期律老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初心至简:消灭私有制,这是通往大同的本原和目的。未来的人们,还会继续为之探索和奋斗。

承认阶级斗争,是坚持人民观点的分水岭。历代封建王朝和资本主义社会,都以抹杀阶级斗争为己任。既得利益者和财富集团,在阶级问题上低调得让人难以置信。他们不承认社会有阶级,至多认可阶层的存在,甚至这一点都很是勉强。谁说阶级和阶级斗争,谁说专政,就和谁急。其目的非常清楚,不谈阶级,没有阶级,便没有了差别,也就没有了被革命的担忧。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君主、宦官、寡头、天量财富拥有者,在死命剥削着最广大的百姓大众;百姓在付出血汗乃至生命的代价养活着那帮剥削者统治者,后者却满口谎话、恬不知耻地用孔孟之道(或美其名曰传统文化。其实,毛泽东思想是中国人民站起来和中华民族强大的最伟大的文化思想体系,官宦资本阶级却是最最害怕,因为它会随时革了他们的命)愚弄麻醉百姓,让大众自甘情愿被剥削,并无视天壤的差别和无尽的痛苦。

苏联前期和新中国前期坚持阶级斗争观点,要天天讲年年讲,强调“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今天的反腐,都是在强调和坚守社会的公正和人民属性。一旦不讲了,或者不敢讲了,那么这个社会就进入了私有的时代。近来习总书记带领政治局学习《共产党宣言》,强调要原原本本学的良苦用心,不难看出是在喝止修正主义的丑行。

有人问,水浒魔咒,会不会在当今的资本主义社会,甚至中国重演?在中国,大唐王朝不足300年,大汉时期也才500年而已。若是要让李世民回答这个问题,他一定会说朕的江山万万年。可能吗?资本主义社会也才500年罢了,或许还会继续苟延一阵子,但这个侵略屠戮成性、吃人不眨眼、滴着血的社会,迟早会灭亡,会被新的社会模式所取代。当然,只要实行私有制,水浒魔咒还会持续演进,一刻都不会停止,或千年,或万年。

三、人民只记住伟大的强者

伟大,是指品格崇高,才识卓越,气象雄伟,规模宏大,超出寻常。令人景仰钦佩。英文great,mighty。

伟大的名头不是想加就加的,伟大与平凡之间的鸿沟何止万丈。历史的书卷不会收录平庸。

有人说,美国很伟大,凭什么?就凭美国GDP曾雄冠世界,至今依然。那么清朝GDP所占世界份额更高,清朝伟大吗?看过当今的叙利亚吗?大清王朝末期,就是叙利亚的中文版。美国的历史才200多年,赶不上唐王朝,更不如大清朝,这不是老美的伟大之处。老美的伟大,是因为它曾经夺得雄霸世界的超级大国地位,在国家精神上又击垮了伟大的苏联,在那一刻,它举世无双。

有人说,大唐王朝、大汉王朝伟大,的确。因为它们在那个时代,有着天下无双的富有和敢于征服世界的力量。

有人说,新中国还很穷,标榜“伟大的新中国”有些自夸。错了,新中国在那个时代,战胜了殖民主义带给中华民族的贫困,硬生生把中文版的叙利亚打造成战无不胜的世界强国与帝国,它敢于与世界两个超级豪强决斗,敢于与一切敌人决战,把8亿人民凝聚得钢铁一般,无坚不摧,战无不胜。新中国,让第一世界畏惧,第二世界敬仰,第三世界追随。伟大的华夏民族,在那一刻,光耀世界。伟人毛泽东,斯大林佩服,蒋介石服气,尼克松膜拜,中国与世界人民心目中的神。新中国再不伟大,世界上还有伟大的国度吗?毛泽东再不伟大,世界上还有伟人吗?

有人对普京与俄罗斯说三道四,令人不快。说欧洲群殴、制裁、讨厌乃至敌视俄罗斯,是因为普京连任、操控西方选举、自己强大了却不能让俄罗斯强大。这是事实吗?非也。或许俄罗斯有操控西方选举嫌疑,就如同俄双面间谍死于英遭栽赃群殴一般,这不是老美和欧洲不喜欢乃至敌视其的问题关键。英国女王90多岁不谢幕还将世袭,在当今现代文明时代,还有廉耻可言吗?德国默克尔连任几届了?日本安倍也是连任多届,有问题吗?美国欧洲说不出口的根本原因,就是普京不仅自己强大了伟大了,更让俄罗斯重新强大并伟大了。

叶利钦的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主体军队、主体核武库、主体国家财富,谁能说它强大?别谈伟大了。叶利钦他徒有鸡头的雄心,他在苏联解体后数换总理也无法应对危局,但他选对了能够救国的普京。普京拿下了车臣,肢解了格鲁吉亚,蚕食了乌克兰,夺回了克里米亚,他不仅保住了世界最大版图的俄罗斯,保住了万枚核弹头,还扩大了版图。普京不是伟人强人,谁还敢说是当代的伟人强人?

叶利钦+万枚核弹头=狗屁,而普京+万枚核弹头=伟大。

蒋介石+八百万军队=狗屎,毛泽东+思想与人民=伟大。

人民只记住伟大的强者,因为他带给人民荣耀,带给民族骄傲,带领世界前进。

有人说,普京的俄罗斯GDP是中国的八分之一,是美国的十四分之一,西方看不起它。真是这样吗?今天普京的俄罗斯,敢于与美国欧洲叫板,敢于在美国独大的世界上在叙利亚席卷美国西方扶持的傀儡武装,这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国家吗?没有尊严的富有,没有灵魂的躯壳,没有骨气的鲜亮,要它何用?

伟大是有标准属性的,它属于那个不朽的历史,属于那个时代人民的骄傲。尽管它(他)的伟大在历史的长河里灿若流星,但其光芒却永远闪耀。

今人的心态一定要放平和,你眼前看到辉煌一时的美国,就如昨天的大唐大汉,总是要失却光彩,淹没在岁月的长河。不要担心美国又在像打南联盟、打伊拉克、打利比亚一样打叙利亚,帝国的光辉就如它导弹轰炸时的一缕闪光,稍纵即逝。人类的苦难,已经万千次,再多几百次几千次哪怕几万次,谁也无法估算。

一个民族什么落后才是最最可怕的?是精神和灵魂。一个民族,一旦没有了精神和灵魂,没有了信仰,这个民族就到了要亡族灭种的地步,中国百年被殖民,就是因为失去了民族精神和灵魂。一个民族一旦有了不屈不挠的民族魂灵,物质和财富都会随之而至、被人民创造出来,就敢于和能够击败一切强敌,就能够屹立在世界伟大民族之林。

切切不要忘记,人类文明历史才几千年,恍若弹指一挥间,今天的绚烂多姿、文明进步,才刚刚驶入人类文明的切入口,世界地缘界限的分合、人类思维张力的维度,方抵达一个个小小的驿站,水浒的魔咒还在阶级社会的途中,假若人类不能由智者强者无私者主宰,不敢向人民大众坦诚阶级及其斗争的存在,并矢志去消灭阶级差别和罪恶的私有剥削制,社会兴衰周期律的徘徊,将依然望不到尽头。




上一篇:中国发展根本出路在国内

下一篇:剥掉修正主义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