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读书汇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万卷书系 > 读书汇网
宋江可怕的心机权谋
作者:小泠 发布于:2018/6/7 10:41:01 点击量:

宋江可怕的心机权谋

    [摘要]对古典名著《水浒传》中的“招安”问题,长期以来一直争论不断。有人说它是一类盗贼流寇打家劫舍的“强盗的故事”,有人说它是英雄好汉的忠义传奇故事。事实上,宋江与《水浒传》中的招安问题有很大的关联,甚至可以说没有宋江以及宋江一系列的行为就没有《水浒传》中的招安。宋江的知人知性、心机权谋、远虑近忧在招安运动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本文拟从宋江入手对《水浒传》中的招安问题做一探讨和研究,以丰富《水浒传》研究这一课题。
    [关键词]《水浒传》 宋江 招安问题

 
      近50年来,在《水浒传》的评论与研究中有较多有争议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招安”问题。对于如何评价宋江和他的招安,历来毁誉参半。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具有革命家气质、“勇悍狂侠”、“广行忠义,殄来奸邪”的农民领袖;也有人认为他是打着仁义旗号的机会主义者,是出卖梁山,投靠朝廷的投降派。终观历史评述,对《水浒传》通过“招安”问题显示出的思想倾向主要有两种不同的见解:第一,忠义说。认为《水浒传》通过宋江等108人,上梁山的经历,以及最后招安,和最后招安的悲剧性结局,这些情节表现的是忠义的思想。提出这个忠义说的,最具代表的是明代的李贽,在他的《忠义<水浒传>续》中,从两个方面评述《水浒传》:第一,他认为《水浒传》是一部发愤之作。第二,他根据小说的故事情节,认为宋江是身在梁山,心在朝廷,一心招安,一意报国,认为宋江是忠义之烈。李贽以后,又有人对《水浒传》的这种思想倾向持海盗说。他们认为,《水浒传》是一部写给强盗看的书,是教人做强盗的书,持海盗说者中比较著名的是金圣叹。

      本文认为,说《水浒传》是一部写盗贼流寇打家劫舍的“强盗的故事”,似乎有些流于表面,说它是一部英雄好汉的忠义传奇故事又掩盖了宋江的“心机”。事实上,《水浒传》中的农民起义与招安思想的形成和落实都与宋江紧密联系在一起,宋江以自己的方式影响和决定了“招安”一事,在这个过程中,《水浒传》将宋江的知人知性、心机权谋、远虑近忧展现得淋漓尽致。本文将从宋江的形象塑造和性格特点等方面来分析和探讨《水浒传》中的招安问题与宋江的关系。
      一、《水浒传》中的宋江其人
      《水浒传》中的宋江,是地主出身的小押司,“刀笔精通,吏道纯熟”,虽是“吏”却也只能算是主流社会的边缘群体,他幻想凭借自己的才能和本领,踏入为“官”的正宗主流社会,博个“封妻荫子”、“青史留名”、“也不枉了为人一世”。但官场黑暗,任人唯亲,贤路闭塞,“虽有忠心,不得进步”。尽管世道不明,仕途坎坷,宋江却绝无反心,把对现实的不满深深地压在心底,“潜伏爪牙忍受”。他坚信“皇帝昏昧,朝廷不明”都是暂时的,总有“云开日出”的那一天。宋江开始有意无意地结识江湖好汉,树立义士的盛名,“及时雨”、“呼保义”的美名四方称颂,声名远播。直到生辰纲“弥天大罪”东窗事发,宋江“义气”,担着“血海也似的干系”,干了“灭九族的勾当”通风报信、杀阎婆惜,落得刺配江州的下场,失去在主流社会边缘继续生存下去的资格。《水浒传》三十八回写到“‘我生在山东,长在皲城,学吏出生,结识了多少江湖好汉,虽留得一个虚名,目今三旬之上,名不就,利又不就,倒被文了双颊,配来在这里,我家乡中老父和兄弟,如何得想见?’不觉酒涌上来,潸然泪下,临风触目,感恨伤怀。”被踢出主流集团的失落和怨恨溢于言表。浔阳楼畅饮之后,宋江乘着酒兴终于将压抑在心里的牢骚苦闷倾泻而出,浔阳楼的反诗成为宋江人生转变的关键。侠义的江湖朋友舍命大闹刑场,宋江迫不得已被请上梁山,标志着与主流社会的彻底决裂。可是无论出身、家庭,还是地位、思想决定宋江绝不会甘心这种决裂,做一个“上逆天理,下违父教,不忠不孝的人”。到了梁山泊这个特殊的环境,他努力找寻“盅”与“义”矛盾的契合点,将“造反”和“忠君”两种对立思想用自己的价值观统一起来,想方设法重新回到主流社会,完成从江湖流寇的精神领袖到主流中坚的转变。

      宋江上梁山以后的一切思想行动,概括起来就是领导实施了“替天行道”的政治纲领。他领导的梁山起义实际是“替天行道”旗帜下进行的一场轰轰烈烈的武装改良运动。“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以反贪官为基础,以义为纽带,进行招降纳叛、扩大改良势力,壮大武装队伍争取早日招安,归顺朝廷。梁山运动南征北战,宋江时时刻刻地表白忠义无私,心心念念地向往招安,向往他魂牵梦萦的社会主流世界,诸如:“某等众兄弟也只待圣主宽恩,赦宥重罪,忘生保国,万死不辞!”,“见宋江暂居水泊,专待朝廷招安,尽忠竭力报国,非感贪财好杀,行不仁不义之事,万望观察怜此真情,一同替天行道”,“盖为朝廷不明,纵容奸臣当道,谗专权,设除滥官污吏,陷害天下百姓。宋江等替天行道,并无异心”,“他时归顺朝廷,建功立业,官爵升迁,能使兄弟们尽生光彩”以及大聚义兴意阑珊作词《满江红》:“中心愿平虏,保民安国。日月常悬忠烈胆,风尘障却奸邪目。望天王将诏早招安,心方足”只言片语可见一斑。
 
      二、招安的缘由及过程与宋江
      梁山泊队伍之所以终于接受招安,从外部原因来说,主要是由于尖锐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朝廷里的官员对梁山泊起义军的态度是不同的,一派以蔡京、童贯、高俅为首的权奸主张剿灭梁山泊起义军,结果适得其反;另一派以宿太尉、御史大夫崔靖为首的开明绅士主张招安,调动起义队伍抵抗辽军,缓和阶级矛盾,削弱起义军的力量,然后各个击破。
      从义军内部原因来说,宋江始终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这与他矛盾的性格有关。一方面他是仗义英雄,义军首领;一方面又想报效朝廷,忠君安民。最后他选择了执意招安以报效朝廷,死而后已。
      然而招安之路何其曲折。外部原因有高俅、蔡京、童贯等奸官实权派反对身份卑微的“吏”进入他们的主流“官”世界,千方百计地妄加阻扰。梁山义军能够以强大军事武装力量几乎将这样的阻扰消弭于无形。攻取无为军,大闹大名府,两赢童贯,三败高俅等一系列战役让道君皇帝寝食难安。真正招安的瓶颈是否认可宋江一厢情愿的招安路线?

      宋江上山之前,火并王伦之后,以晁盖、吴用和林冲为首的梁山领导者注重义军内部团结,积极壮大自己的队伍,扩大梁山义军的影响,收纳各路好汉。在晁盖的领导下,梁山竭诚欢迎前来入伙的新生力量,提出决不以农民和穷人为敌的口号,强调“保境安民”,“不劫来往客人”,严肃军纪。晁盖“托胆称王”更是直接明了地对封建王权宣战。经过一系列的整顿,梁山焕然一新,武装实力日益强大,几次规模不小的对阵让官军闻风丧胆。全书第三十九回白龙庙英雄小聚义二十九人,其中晁盖、吴用、公孙胜、三阮、张横、张顺、李俊、刘唐、穆弘、薛永、童威、童猛、李逵等人都是草民布衣的社会非主流群体。林冲也因奸佞而家破人亡,因为阶级的压迫和官场的倾轧,他们非常自觉地认同晁盖劫富济贫、反对王权的思想。可以说当时梁山上上下下“反皇帝”思想蔚然成风,宋江对这支农民义军队伍思想路线的改造难度可见一斑。
      宋江的做法是相当于有目的性、针对性、计划性的。首先是瓦解晁盖集团,拉拢吴用以架空晁盖,然后扶植“亲信”,逐步取代晁盖早思想上的领袖地位。上山之初,宋江利用晁盖的感恩和信任,坐稳中军主帅位置带领义军取得节节胜利,江湖威望无人比拟。从四十六回开始,三打祝家庄、攻克高唐州、大破连环马,仗仗战绩彪炳,官军闻风丧胆,“及时雨”的美名如雷贯耳,引得“三山众虎同心归水泊”。更重要的是大站前后,不少达官显贵社会主流人物归降梁山,其中有金枝玉叶世传丹书铁卷的柴进、禁军教练徐宁、殿帅府军官呼延灼、彭杞、韩涛和落魄的将门之后杨志,还有与宋江身份地位相似身手不凡的县城小吏雷横、朱仝、杨雄等等。这些人出身地主官僚阶级,从他们的阶级出生、阶级教养和功名前途出发,无疑是赞成接受朝廷招安的,达到足够的数量必将成为宋江主张接受招安的重要基石。另一方面,宋江与吴用在各次战役中惺惺相惜、精诚合作,彼此之间结成深厚的感情不是偶然的:刚上山的宋江位高于吴用而居第二,吴用怎能不对晁盖心生看法?而宋江又比晁盖有胆识有谋略,作战期间更是给了宋江笼络吴用离间晁盖的机会,长此以往,吴用依赖宋江而觉得离宋江就无用武之地,竟至于自甘吊死于宋江墓前的地步。可以说到了第五十九回,晁盖正是在这种威信江河日下的愤怒中草率出兵曾头市的。他并没有带上军师吴用,是晁盖故意为之,还是宋江从中作梗?或是天意注定?不得而知。但晁盖的死却实实在在地让宋江取代了他在思想上、军事上的领导地位。
      当然,宋江精心的策划也出现了意外,但凭借过人的政治权谋,还是为招安的梦想打开了一扇扇便利之门。晁盖死后,宋继晁盖本是众心所向、顺理成章的,但偏偏晁盖在临死之前给宋江继位设了一个天大的障碍。《水浒传》第六十回这样描述:“宋江守定在床前啼哭,众将领都守在帐前看视。当日夜至三更,晁盖身体沉重,转头看着宋江,嘱咐道:‘贤弟莫怪我说: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言罢,便瞑目而死。众将领都听了晁盖遗嘱。”面对这一遗嘱,宋江如何执行?显示无力亲
捉史文恭,而梁山泊内现有将领特别是非主流社会出身的更不能去捉,若谁捉住史氏,按遗嘱做了“梁山泊主”,那岂不是坏了宋江的苦心,于是宋江想出了一条绝妙的计策,一面是借晁天王之丧期而对曾头市休战,一面对捉史遗嘱,是急速派人去寻梁山以外众人都不了解和熟知的人来完成。宋江找到了卢俊义——这位武艺高强的河北玉麒麟,对他是连骗带赚,最后不惜劫法场而弄上山。当然,同时计赚上山的还有关胜、索超、童平、张清、郝思文等朝廷重要将领。上山后,宋江便以让位而隆卢氏的地位,引起李逵、武松为代表的众将领的不满,李逵叫道:“哥哥若让别人做了山寨之主,我便杀将起来。”武松言道:“哥哥只管让来让去,让得兄弟们心肠冷了。”一直一曲的心声表达,给了新上山的卢俊义一个下马威,迫使卢氏慌忙拜道:“若是兄长苦苦相让着,卢某安身不牢。”于是李逵又道:“今朝都没事了,哥哥便做皇帝,叫卢外员做丞相,我们都做大官,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宋江通过一番虚让诱使李逵等人道出自己的心声,宋江便名正言顺、众望所归坐稳了梁山头把交椅。
      至此,梁山队伍已经相当壮大,义军成分由晁盖时相对单一走向多元化,“三教九流”尽藏其中。主要的有这么几类:一是流民无产者,江湖好汉。如李逵、石秀、刘唐、三阮、张横、张顺、李俊、鲁智深、武松等。大多是社会下层人物,被逼得走投无路犯了官司,只好上山造反。二是对社会不满、揭竿而起占山为王的绿林豪杰,如清风山、二龙山、桃花山、少华山、芒砀山等山林的好汉,在宋江大义的感召下望风归梁山。三是被豪强挤迫害的没落贵族、中小财主。如柴进、孔明、孔亮、穆弘、穆春、李应等。四是原朝廷军官,或被权奸迫害、或被本管排挤、或仕途坎坷,或因折损朝廷军马而上梁山落草。如林冲、花荣、秦明、黄信、关胜、呼延灼、董平、张清等,这些军官都是“宋排(排挤)晁”过程中的宋江采取招降纳叛政策,优待降将、内部策反、广揽人才、有意扶植的“亲信”。除林冲具有强烈的复仇意识外,其它皆属“身在水泊、心在朝廷”之类,把梁山当作避难之所。宋江的“替天行道、除暴安良”集中了他们的意志,反映了他们共同的愿望,加之宋江所具有的江湖好汉精神领袖的特殊影响力,使他们投到“替天行道”的杏黄旗下,组成了社会阶层以义为纽带的反贪官统一战线。当然,各个阶层的思想倾向是有区别的:一二类人物如前文所述:野气十足反心太重走晁盖的路线,这些是宋江重点改造的对象。三四类与宋江同属中小地主阶级,遭遇相似、利益相同,在宋江处心积虑的安排下已经形成支持招安的积极力量,如何融合协调这样不同的两股势力?解决招安大业的内部问题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三、宋江的谋略与招安
      全书到了七十一回“忠义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这可以说是对前文洪太尉误走一百单八魔君和宋公明遇九天玄女受三卷天书的照应,保持着全书的一致性。当忠义堂聚义,忽然天降石碣,正面两恻各有天书文字,剖露转译竟是第一回洪太尉误放的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刹,显都分定次序。关于英雄排位,金圣叹曾批注:“或问:石碣天文,为是真有是事?为是宋江伪造?”而后话锋一转“此痴人说梦之智也,作者亦只是图叙事既毕,重将一百八人姓名一一排列,为一部七十回书点睛结穴耳”。金圣叹认为英雄排座是被其腰斩的七十回本的“点睛结穴”,并以卢俊义惊恶梦为结局,回避的恰恰是梁山受招安。那么英雄排座次与招安究竟有什么联系?“石碣天文”暗藏什么玄机?与宋江对于梁山泊队伍体制和思想的改造有何联系?
      宋江坐第一把交椅是众望所归不用多说。紧随其次的是河北玉麒麟卢俊义,卢氏真如宋江夸赞的那样“河北三绝,北京大名府第一等长者;……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梁山泊寨中若得此人时,小可心上还有甚么烦恼不释?”其实未必,甚至可谓平庸。首先,吴用扮算命道士,使了欲擒故纵的小把戏便让卢信以为真,一个连幼童都懂的藏头诗:“芦花滩上有扁舟,俊杰黄昏独自游。义到尽头原是命,反躬逃难必无忧。”“卢俊义反”四字竟毫无察觉。与其说是吴用老谋深算,还不如说是卢太过平庸。另外,当燕青如实告诉李固贾氏狼狈为奸,卢俊义一脚踢倒燕青喝骂到:“我家五代杂北京住,谁不识得!量李固有几颗头,敢做恁勾当!莫不是你歹事来,今日到来反说明!我到家中问出虚实,必不和你干休!”由此可见卢黑白不明,忠奸不辩,又高明何处?不过是个善于经营、勤于武功、颇富善心的北京大财主,缺乏心计和领导才能。宋江之所以这样安排,其看中的不是才能,而是名望。一方面,让大地主阶级出身、大民府问名具有社会代表性的卢俊义居第二位,同时又作为梁山泊总兵副都头领,能够减少一丝梁山义军聚众造反的流寇气质,多一点军阀武装的正规气息,用卢的声名扩大梁山的声名,为义军队伍争取尽可能最好的招安条件。因此,卢俊义比乡村教师吴用更适合做除宋江之外的另一个招牌。另一方面,梁山队伍中曾是社会主流中坚的受降军官不断增多,产生了原只是县城小吏的宋江无法掌控的隐患。所以卢俊义扮演一个温吞水型的副寨主的角色,以其原来所谓正道社会中的精华分子的地位,来下压另一百零六人,以供宋江驾御。最后,宋江扶植卢俊义这样一位只能依附于自己而别难有依的第二把手形成新的权利制衡体系,即宋、吴在渊源上亲近卢,而卢在座次上又高于吴用,卢吴相互制约而又都依附于
宋江的“铁三角”关系,是晁盖被架空的反应,宋江可谓用心良苦。
      一百单八将第五位便是关胜。整部《水浒》关胜绝不如林冲有生气,但位次何能置于林冲之上?关键是沾了关羽的神光,宋江一见关胜便赞:“吾看大刀义勇之将,世本忠臣,乃祖为神,若得此人上山,宋江情愿让位。”于是关胜成了宋江从神灵保佑角度制造出的让众将都嫩默认的新亲信。而实际上关胜“义勇”何在?只打了一仗,是一败即降,在《水浒传》六十四回中自辩降词:“有家难奔,有国难投,愿在帐下,为一小卒。”在七十回金本《水浒》中,金圣叹为其改言:“人生在世,君知我报君,友知我报友。今日即已心动,愿在部下为一小卒。”其言其行,比之其祖关云长身在曹营心在汉,可谓貌虽仿佛实差千里!位在林冲之上,不过是宋江巩固己权打压林冲的木偶而已。至于林冲,宋江不得不惧。第六十七回宋江与卢俊义自比:“非宋某多谦,有三件不如员外处:第一件,宋江身材黑矮,员外堂堂一表,凛一躯,众人无能得及。第二件,宋江出身小吏,犯罪在逃,感蒙众兄弟不弃,暂居尊位;员外生于富贵之家,长有豪杰之誉,又非众人所能得及。第三件,宋江文不能安邦,武不能附众,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箭之功;员外力敌万人,通今博古,一发众人无能得及。”这三件又有哪一件比得上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林冲?最令宋江心有余悸的是他手刃王伦的历史,如果哪一天招安大计受到林冲等人的顽抗,忠义厅几步之内手刃自己真是探囊取物般容易。那么三朝元老的林冲位列关胜之后也是宋江权谋的杰作了。
      梁山上类似卢、关状况的还有秦呼延灼、李应、张清、杨志、徐宁等一批人,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入伙前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或为官或有钱,是宋江的“新亲信”部队,其位次往往经过宋江的鼓吹而一次性居于高位,他们既能在思想上认同宋江既定的招安方针,也能在位次上起到制衡吴用、公孙胜、林冲等晁盖遗老的作用,一箭双雕。另一方面,高座次无形中也造成难结友的局面,在保证旧官僚主权的同时防止他们的结党篡权,这也是吸取王、晁失位教训的反应。
      在梁山泊中,宋江有许多自己早已熟悉的“旧亲信”,如柴进、武松、戴宗、李逵、朱仝、雷横、花荣、李俊等,其中花荣、柴进、朱位次较高,他们原本就是有钱财和社会地位的人。花荣虽有时年少冲动,但对宋江恭敬有如,是毫无怨言的追随者,从其射燕受批评到最后自缢宋江坟前。可以看出他是一步步在紧靠宋江,受宋江教育和影响极大。柴、朱二人就是受李逵“迫害”,除了梁山别无它途。所以何时受招安也是此二人密切关注的。接着便拉及武松。武松是作者刻画最勤的人物之一,他是个名事理有主张的硬汉子,血溅鸳鸯楼后,于孔家庄见到宋江,两人相别时,武松表示:“异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时来寻访哥哥未迟。”通观整部小说,其实武松是第一位将招安作为出路的人。后来上了二龙山,大约受了鲁达的影响,思想急剧变化,成了后来宋江招安最强烈的反对者之一,这是宋江排座次时始料不及的。武松与宋江在思想上越走越远,最终情愿留在六合寺而不愿随宋江进京领封。与武松对宋江先近而后远的变化相似的还有李俊、戴宗等旧亲信领头,他们均对招安不抱幻想,打完方腊,便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狗肉烹”,于是急流勇退,先后离开宋江而
得善终。《水浒后传》描写李俊去南洋做生意成了暹罗国国主,这样有思想主见做惯“老大”的人宋江当然不能让他居高位了。雷横、李逵是彻底的粗人,不辩是非,由性行事,所以虽位列天罡但座次在后。由此通观宋江的旧亲信,位次大都低于那些宋江拉来的新官僚,而这些旧亲信在座次上又间或高于晁盖遗老,如武松位高于刘唐、李俊位高于阮小二、张横位高于阮小五、张顺高于阮小七,且在居所上阮氏三雄不同营,这些措施无疑有效解除了晁盖集团来自各方面的威胁。
      四、结束语
      通观宋江一切有计划有目的的紧致安排,宋江知人知性、心机权谋、远虑近忧展现得淋漓尽致。其中暗含地位玄机、牵制玄机、平衡玄机,梁山泊全伙受招安的内因,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是由一百单八将座次排位来保障的。




上一篇:官僚们何以咒恨文/革?

下一篇:当代中国须谁的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