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

百家争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长城论坛 > 百家争鸣
议“不先打第一枪”
作者:徐永久 发布于:2018/7/6 1:00:39 点击量:

 

大战略网论战略之六十五


议“不先打第一枪”

 


74,即昨天,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办公室有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已注意到日本《朝日新闻》关于“中国的报复行动将先于美国开始”的报道。中国政府立场已多次申明,我们绝不会打第一枪,不会先于美国实施加征关税措施。

这则刊发在国家财政部网站的谈话声明,看上去非常符合40年来形成的国家外交思路和话语体系,符合当今国情和官方思维定势。其实特朗普已经三番五次在贸易战上折磨中国,决意划出时限决战中国,已击发扳机,子弹在路上,限时即刻到达。我们迫在眉睫不发第一枪,是期待特不靠谱子弹射飞、或收回出膛的子弹,还是再因不靠谱一次祈望免打,或者是向美国和曾经与其一起来猎食我们的列强们亮明我们的高风亮节?

今天我们就来分析一下“绝不会打第一枪”的观点是否合理。

第一,贸易战即经济战范畴,经济战与政治战都属于不同领域的战争。中美当今的对战,是经济、政治、军事同时开战,涉及到有史以来最大数额的贸易战,政治上的攻讦,南海和台海等处尚未流血的热战,是系统性立体性的中美全面对战。主动进攻方是美国及部分西方走狗列强,中国是被动式防守。

孙子曰:“兵者,诡道也。”用兵之道在于千变万化、出其不意。看看作为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战法千变万化,反复谈判反复推翻,既打台海牌,也打南海牌;既打朝韩半岛牌,还打中东牌;既打对华对部分国家的贸易战,还打对伊朗全面封锁的石油战;既打叙利亚、阿富汗等地的热战,又打对中俄欧等的冷战,战法百出,让人眼花缭乱、根本摸不着特不靠谱的边际。这才是符合毛泽东军事战略的“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纵观世界战争史,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突然袭击、主动攻击等先发制人的战法是制胜的法宝;在战前举旗亮出底牌“绝不会打第一枪”,死守防御、战法单一,无异于坐以待毙。特朗普深谙用兵之道矣,何况美国还占有“敌强”等诸多战略优势。

我们在贸易战问题上早已亮明底线,特朗普屡越底线;在台海问题上,美国早已多次跨越了中美多个联合公报精神,出台了多个法案;在南海问题上,我们坚守国际法精神,画定底线,可美国派出航母舰机屡屡闯进我岛礁12海里领海领空。越了底线,就意味着对我正式宣战,事实上开了第一枪。我们对越线的行为进行还击,对事实上开了第一枪的美国打出第一枪,势在必行,正当正义!

第二,对跨越底线并事实上先打第一枪的对手打出第一枪也有讲究。有的情况下,第一枪可以是不打伤、不打死、或不打到对手;而有的情况下,也可以是直接打伤、打死。现实中,考虑到诸多因素,只要不打死或不打伤或不打到对手,就可以打第一枪。对手挨这第一枪是必然的。这是对手越过底线必须付出的代价,更是防止对手再越底线的硬招。

30多年来,中国一直无战事,全国上下在应对敌人和对手的挑衅和挑战时,没有经验,显得手足无措,尤其是深受40年来一直把中国当作重要敌人的美国一厢情愿地当成我们的伙伴的影响,深受坚持养晦不当头策略的影响。把前30年本来形成的正确的外交思维、对美战略策略、对敌对友的话语体系全部格式化,改成了软绵绵的“不男不女”的中性用语,不仅失去了中国原有的靠千百万志士先烈流血牺牲争得的国际话语主导权,连对凶恶的敌人训斥我的语言、侵犯我的行为之回敬,至多是抗议、遗憾、关切、语法不通的“相向而行”劝慰,更多的时间是习惯于猫着腰与对手说话。因此,才有了国家税则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我们绝不会打第一枪申明。

对手宣告要跨越对方底线,我已告诉对手不能跨越底线,跨越就要挨打。而对手一定要跨越,那么,这个时候,我有两种可以打第一枪的战法选择:

一种是在对手欺负到我的家门口、欺负到我的家院里、即将跨越底线的时候,我用警示性炮火在符合国际法的底线上有效覆盖出一道战线,你再往前冲,冲到我线内炮火里,就必然会引火烧身。全世界的卫星系统和侦测手段都在看着对手越线后自取灭亡,正义绝对在我一方。对手会以失败而告终,如果对手有记性的话,至少可以止战几十年。

解放战争时期,英国 “紫石英号”战舰仗势闯入长江解放军渡江大军渡江水域,并将巨大的舰炮转向对准解放军。该舰舰长傲慢地说:“我们大英帝国军舰行驶在中国长江上已经一百多年了,我们有权利在中国的江河湖泊随意行驶。一百多年来,中国人也没有那个胆量、那个实力驱赶我们!”可是,毛泽东主席直接下令炮轰,随后英舰夹着尾巴仓皇向东海方向逃窜,再也不敢开着炮舰侵犯毛泽东的中国。须知,“主权是在大炮射程之内!”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战斗民族俄罗斯在警告外国鱼船不得进入其近海禁捕海域无效的情况下,直接炮击,从此没有外国渔船敢于违抗俄方的禁令。

还有一种是在反复警告对手切勿越线无效、对手跨越底线后,对准越线目标直接开枪或炮击摧毁,让对手知道对方的厉害。这就是勿谓言之不预也。这在中外战争史上不乏精彩的战例。

当美国的战机或无人机飞越我领空领海时,直接干掉。无需警告,因为对手是故意侵犯我主权的,这第一枪第一炮是必须要打的。新中国这样的战例很多,战场上就更不要说了。美国的快艇在霍尔木兹海峡侵犯伊朗领海主权,被伊朗军人连艇带人直接抓了,美军背着手抱着头跪地投降求饶的画面全世界都看见了。对此,美国不仅不能作怪,连个屁都不能放,还乖乖去哀求伊朗放人。

在这里,我们可以向毛泽东学习,比如日舰到南海,若是它敢于闯入南海岛礁领海,直接炮击或击沉在领海基线内;我们也可以向普京求教,经常派出舰机携带核导弹绕飞绕行日本;我们还可以向美国西方学习,时常派出全副武装的舰艇和军力,到美国周边、到美国领海、到西方列强那里巡视,像美国西方列强那样,亲身体验和享受“航行自由”的幸福感。

一般情况下,只要敢于向不守规矩的对手开枪,对手不会有胆量继续挑衅,因为作为纸老虎的对手,是在贴身试探和抱着侥幸的碰瓷心理,他其实没有承受作死代价的心理能力。毛泽东主席指挥解放军在长江炮轰英舰、毛主席命令解放军在台湾海峡炮击美蒋舰队、俄罗斯炮击外国渔船事件,都起到了让对手停止挑衅、不再敢越雷池一步的效果。

第三,任何情况下,都绝不打第一枪,有百害而无一利。

其一,有的情况下,不打第一枪,就意味着你永远没有机会打第二枪了。

有人说,我不打第一枪,但也绝不会让你打第二枪,这种情况有,但极为罕见。比如说,对手是一个人,对方是两个人,对手很笨,一枪不仅打不死你,你的战友帮助你及时将对手结果。若是对手很精干,他不仅一枪可以将你毙命,还可以毫不费劲地让你的战友一同赴死。这类人说这种话的时候很自信很骑士很动听很迷人,其实,这类人在战时不仅会害死战友、害死团队、害死国家,连自己都被害死了。

现代战争,尤其是核战争,对手能够让对方一枪毙命,对方根本没有机会再战对手。对方不先发制人,或许对手就没有让对方还手的机会了。即便劫后余生还能还手,却再也没有更多能力置对手于死地,因为对方的能力在对手先开第一枪后基本毁灭,对方只有死无葬身之地的份儿了。

其二,对手屡屡试探侵犯对方的底线,对方一忍再忍,一退再退,让对手知道对方底线永远在后撤,或者根本没有底线,那么不打第一枪,麻烦就大了。南海问题“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不是什么好战略。试想,既然承认主权,就不存在争议;承认有争议,那谁开发就是谁的,谁占领就是谁的;共同开发,就意味着主权可以分享,最后便说明你没有底气,可以失去主权。因此,南海岛礁及其周围海域被周边宵小事实上瓜分完毕。在美军航母军舰飞机一次次侵犯我岛礁及其周围12海里领海领空的时候,我们能做的,仅仅是一次次抗议、无休止的交涉,最多是派军舰飞机驱逐。这样,我们不仅让对手一次次探摸到中国的底线可以无限制地后退,甚至是没有底线,还让中国的颜面扫地。使得美国有恃无恐,还引得美国的爪牙纷纷前来侵犯欺辱。美舰来了很安全,而后效仿的英舰来了、法舰来了、印舰来了、澳大利亚舰队也来了,他娘的家门口的日寇也一趟趟派出军舰和航母前来南海巡视侵扰,如入无人之境。当代的八国联军真的又耀武扬威打过来了,泱泱核大国的中国,情何以堪啊!这就是不敢于打出第一枪的严重后果。

第四,敢于打出第一枪,是以战止战的最理性、最具战略的战略战术。毛泽东主席曾教导说:“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今天再回过头来看看抗美援朝,你就会发现,毛泽东是多么伟大多么让人敬仰了。当时,毛泽东面对美国及其西方帝国主义集团的疯狂侵略,敢于派出包括自己儿子在内的食不果腹衣衫褴褛的数十万志愿军奔赴朝鲜半岛,直接对撞最现代化的美军及其联军,并把他们打残在我们的家门口,打出数十年中国的和平环境,打出美国当任总统尼克松在中美尚未建交的情况下前来中国膜拜毛泽东和人民中国。若是当年毛泽东不敢和不能在朝鲜战场正面对撞美西联军,不能直接打出第一枪并且打胜,或许随后的中国将在美国西方的侵扰下不得安生,或许中国早就再次沦为美国西方的殖民地了。

第五,在核武时代,美国没有胆量和能力与核大国中国正面对撞,中国面对美国西方侵犯时,必须打第一枪,这是以战止战的最佳战略途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在台湾问题上,在南海岛礁被占问题上,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不胜骚扰南海问题上,敢于并能够开第一枪,这是解决诸多难题的钥匙。美国西方不会在中国开出第一枪的情况下,开第二枪,因为开第二枪就要付出沉重代价,美国不敢、也不能承受,西方盟友爪牙也根本没那对撞核大国中国的胆量。俄罗斯普京非常伟大,但他还不是最伟大的,因此他说,他的偶像是毛泽东。他若达到偶像毛泽东的造化程度,他就会在美国西方的围困中,在叙利亚或别处,采用极端手段(美国是首先使用核武器毁灭人类害虫的第一人,咋地,用了就用了,没有后果,一定说有的话,那就是被害国像狗儿一样听话),杀一儆百,根本用不着如此费力地大费周章。只要真正领会了“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真理命题,中国和俄罗斯当今被美国为首的西方群殴的困境即迎刃而解。

第六,军事是政治、经济的集中体现,是后者的延伸和手段,军事对政治和经济的解决,至关重要。美国一百多年来,依靠军事的强悍,不仅实现了经济的崛起、政治的强大,还称霸着世界。美国和西方强盗们,都是敢于和能够打第一枪著称于世的,这是它们为匪为盗为霸的门传世技。我们向来以宣传和平崛起与和谐中国为己任,以歌唱和为贵传统文化与历代和平传承江山为自豪,其实这是我们对历史的无知,是闭门幻想的想当然。谁能说出世界历史上有靠和平手段实现国家的崛起繁荣的?美国不是,英国不是,日本不是,西方各列强无一例外的不是;中国历朝历代的王朝更迭,都是用血与火的代价锻造的。未来的千年万年,世界和中国都不会是。不少精英公知鼓吹的“惟有中国能够和平崛起”以及“和平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是两个不折不扣的伪命题,是想把中国带入死亡地带的美丽谎言。

中国近40年的和平快速发展,是用毛泽东时代培育的人民团结、国家发展,尤其是对撞美国及其西方军事集团的抗美援朝战争、对印对苏的边界战争、对越的西沙之战等奠定的不朽基础换来的,依靠的是毛泽东时代留给我们的两弹一星。没有前30年敢于打第一枪以及累积的坚强而厚重的政治、经济、军事、思想基础,后40年的发展谈何而来?

特朗普敢于打贸易战,敢于在南海、台海等问题上侵犯和挑战中国,不仅依靠的是美国的霸权、强大和流氓成性,更是摸到了中国在这些问题上的底线不实、不准或者缺失,摸到了当今中国永远不敢、不能和不会打第一枪——这是我们被逼到墙角没有退路的最致命的死穴。




上一篇:岂容外敌横行中华!

下一篇:应理性看待中美关系